我们为什么会笑?为什么不再思考?

最近看了一本书,和大家分享一下。

在电话和电报发明之前,信息的传播还是无法超过信息传播者行进的速度,准确地说,无法超过火车的速度。这个时候人们是为了解决生活中的问题而搜寻信息,获取信息的主要方式是通过阅读书籍等文字的载体。而现在,信息的传播速度达到光速,获取信息的主要方式是以电视为代表的图像与声音的结合体,但是却出现了信息过剩的问题,人们甚至为了让无用的信息派上用场而制造问题,比如真人秀节目。

书籍文化是抽象的,读书需要理解能力,想象力和记忆力,而写书是为了把思想长久地保存下来并为人类的发展做出贡献;电视文化是具象的,甚至不需要去理解,而且还没得及记忆就被更多更新的信息所代替。

正是由于电视文化不需要理解,只需被动地接收,所以人们更愿意花时间看电视而不是读书。电视上每个镜头的平均时间是秒,所以我们的眼睛根本没有时间休息,屏幕一直有新的东西可看。而且,电视展示给观众的主题虽多,却不需要我们动一点脑筋,看电视的目的只是情感上得到满足。就连很多人都讨厌的电视广告也是精心制作的,悦目的图像常常伴随着令人兴奋的音乐。我们可以毫无疑问地说,世界上最美的照片是出现在电视广告里。换句话说,电视全心全意致力于为观众提供娱乐。电视具有娱乐性并没有错,娱乐有什么不好?重要的是电视把娱乐本身变成了表现一切经历的形式。例如即使是报道悲剧和灾难的新闻节目,在节目结束之前,播音员也会对观众说“明天同一时间再见”。播音员的佼好容貌和亲切态度,节目开始和结束时播放的美妙音乐,生动活泼的镜头和绚丽夺目的各类广告——这一切都告诉我们,新闻节目是一种娱乐形式,而不是为了教育、反思或净化灵魂。

有人说电视机能提高人的文化修养,这是典型的“后视镜”思维:认为一种新媒介只是旧媒介的延伸和扩展,如汽车只是速度更快的马,电灯是功率更大的蜡烛。电视无法延伸或扩展书籍文化,相反,电视只能攻击书籍文化。在中国古代有焚书坑儒之类的禁书运动,但是现在没必要禁书了,因为越来越少的人愿意去读书。电视不是禁止书籍,而是要取代书籍。

人们感到痛苦的不是他们用笑声代替了思考,而是他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以及为什么不再思考。

以上是看这本书的一些感受,以及书中的部分内容。这本书就是《娱乐至死》,作者尼尔·波兹曼。虽然作者是美国人,但是我感觉作者描述的现象并不是美国独有的,我们国家也有。感兴趣的可以去看一下。

《娱乐至死》 购买正版图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